<menu id="77n21"><ins id="77n21"><ol id="77n21"></ol></ins></menu>

  1. <nobr id="77n21"></nobr>
    <ol id="77n21"><center id="77n21"><td id="77n21"></td></center></ol>
    <ol id="77n21"></ol>
  2. <nobr id="77n21"><object id="77n21"></object></nobr><menu id="77n21"><rp id="77n21"></rp></menu>
    <em id="77n21"><b id="77n21"></b></em>

    <em id="77n21"><nav id="77n21"></nav></em>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和諧動態 > 新聞中心

    综合久久给合久久狠狠狠97色
    <menu id="77n21"><ins id="77n21"><ol id="77n21"></ol></ins></menu>

    1. <nobr id="77n21"></nobr>
      <ol id="77n21"><center id="77n21"><td id="77n21"></td></center></ol>
      <ol id="77n21"></ol>
    2. <nobr id="77n21"><object id="77n21"></object></nobr><menu id="77n21"><rp id="77n21"></rp></menu>
      <em id="77n21"><b id="77n21"></b></em>

      <em id="77n21"><nav id="77n21"></nav></em>

      中央部署2022中國經濟!權威解讀

      發布時間: 2022-01-05 點擊量:

      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來得比往年早一些。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8日至10日在北京舉行。會議對2022年中國經濟指明方向,并進行系統性部署。2022年中國經濟怎么干?會議釋放什么重要信號?中新網“中國新觀察”欄目采訪了多位權威專家進行解讀。

      1、穩字當頭!連提25次“穩”

      會議要求,明年經濟工作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相比往年的“穩中求進”,這次多了四個字:“穩字當頭”。

      “穩”有多重要?觀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新聞通稿,“穩”字一共提到了25次,中央對“穩”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2022年經濟為什么如此強調一個“穩”字?

      這跟中國經濟面臨的下行壓力有關。根據會議的分析,我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世紀疫情沖擊下,百年變局加速演進,外部環境更趨復雜嚴峻和不確定。

      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宏觀政策研究室主任馮煦明表示,當前我國經濟面臨著一定的下行壓力,部分領域原本隱藏在水面之下的風險可能加速暴露,因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多次強調“穩”,目的也在于進一步強調維護宏觀經濟穩定的重要性,進一步強化我國的這項比較優勢。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指出,“三重壓力”是中央對經濟形勢客觀、理性、精準的判斷。明年世界經濟預期放緩,外部需求將會收縮,內需也比較疲弱,經濟增長基數效應減弱,同時面臨全球通脹、供應鏈受阻等問題。之所以強調穩,也是基于國際國內形勢變化下的選擇。

      2、重點部署七大政策

      對于明年的具體工作,會議從七大政策方面進行了重點部署——

      一是宏觀政策要穩健有效。二是微觀政策要持續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三是結構政策要著力暢通國民經濟循環。四是科技政策要扎實落地。五是改革開放政策要激活發展動力。六是區域政策要增強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七是社會政策要兜住兜牢民生底線。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表示,從之前的三大政策組合到現在的七大政策組合,首先反映了明年的形勢更加復雜,其次是在召開黨的二十大之際,要求更加全面,既要保持平穩健康的經濟環境,也要保持國泰民安的社會環境,還要有風清氣正的政治環境,同時反映了政策應對更加精細。

      七大政策部署中,有不少新措施、新提法、新變化,值得關注。

      ——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升效能

      會議要求,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這一提法并未變化,但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準、可持續。

      馮煦明指出,在當前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情況下,積極財政明年會體現出三個維度的新內涵:一是在“力度”上,一方面實施新的減稅降費政策,繼續保持適度的財政支出強度,對沖私人部門需求下行。二是在“結構”上,優化財政支出結構。具體是三個“加強”:加強對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制造業、風險化解等的支持力度;加強對“兩新一重”建設、技術改造、產能綠化等領域的支持力度,通過財政支出助力供給側固本培元;加強在教育、文化、體育、養老、醫療等公共服務領域擴大供給,提高品質。三是在“節奏”上,適當前移財政支出節奏,尤其是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

      ——因城施策促進房地產業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

      12月6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 “促進房地產業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對比表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良性循環”的表述放在了“健康發展”的前面。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當前房地產市場確實陷入了難以良性循環的矛盾和尷尬,“市場—企業—居民家庭”之間的房地產要素流通不順暢,導致房地產運行效率不高、房地產風險明顯增大。所以只有房地產市場的“市場—企業—居民家庭”之間實現了良性循環,房地產才能真正迎來健康發展的空間。

      馮煦明認為,房地產是國內經濟大循環中的一個重要子循環,而且房地產這個子循環會對經濟大循環中的其他環節產生重大影響。房地產市場的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對宏觀經濟穩定具有系統重要性。當前及未來幾個季度,須審慎管理四五線城市房地產市場,做好穩房價、穩預期工作,避免硬著陸。

      ——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重組全國重點實驗室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要實施科技體制改革三年行動方案,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規劃。重組全國重點實驗室,推進科研院所改革。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深化產、學、研結合。

      中國工程院院士余少華表示,會議的要求對我國科研發展意義重大,在構建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方面,可以發揮國家核心戰略科技力量在國家科技體制改革的牽引和主導作用,創建新型科研機構,探索新的管理體制和科研組織機制,破除不合理的制度約束,賦予創新主體更大自主權和探索權,形成強核心、多基地、網絡化的協同創新和集成創新格局。

      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表示,會議要求更加重視落實,和原來相比更加具體,不僅僅是一般的要求,有具體的行動和規劃保障,這背后肯定有具體的安排。還提到重組全國重點實驗室,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等,通過科技改革,包括基礎研究抓起,來增強我國科技實力。

      3、正確認識和把握5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

      會議還明確,要正確認識和把握5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

      要正確認識和把握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和實踐途徑。要正確認識和把握資本的特性和行為規律。要正確認識和把握初級產品供給保障。要正確認識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風險。要正確認識和把握碳達峰碳中和。

      馮煦明指出,這5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都對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基礎性意義。正確認識和把握這些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既具有長期重要性,也呈現出短期緊迫性。

      徐洪才認為,針對5個問題,市場上有不同的聲音,存在分歧和爭論,所以,會議進行解疑釋惑,指明方向,具有非常強的針對性,既管當前,又管長遠,通過市場發出穩定的信號,從而統一大家的思想和認識,有助于穩定市場預期。

      其中,有一些提法值得關注。

      ——實現共同富裕目標,首先要通過全國人民共同奮斗把“蛋糕”做大做好,然后通過合理的制度安排把“蛋糕”切好分好。

      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此前表示,共同富裕沒有捷徑,不是變戲法,必須靠14億多中國人民艱苦奮斗來實現。要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使收入分配調節既能夠分好蛋糕,又有利于進一步做大蛋糕。

      他表示,國家鼓勵支持企業和企業家在有意愿、有能力的情況下積極參與公益慈善事業,這在客觀上也會起到第三次分配的作用。隨著中國企業不斷發展壯大和更多的人富起來,加上國家激勵政策的完善,中國的公益慈善事業將會迎來一個大發展。

      ——要為資本設置“紅綠燈”,依法加強對資本的有效監管,防止資本野蠻生長。

      陳道富表示,在規范資本無序擴張中,市場出現了一些擔憂,需正本清源。因而提出了設置“紅綠燈”,不是一味禁止,而是疏堵結合,有效監管。

      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專家組成員、清華大學法學院競爭法研究中心主任張晨穎表示,設置“紅綠燈”即在憲法、法律法規的制度框架下,劃清合法與非法的界限,依法監管。首先明確法律規則,通過各種指南、解讀、示范性案例等等明確、細化規則,提高法律規則的透明度,鼓勵資本合規經營,防患于未然;其次,依法監管、公平監管,堅持發展與規范并重;再次,依法裁判,遵守實體、程序規則,對于違法行為依法懲處,一視同仁,做到特殊預防與一般預防相結合,防微杜漸。

      ——創造條件盡早實現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推動煤炭和新能源優化組合。創造條件盡早實現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等等。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表示,新能源是“干凈但不穩定”,煤炭是“穩定但不干凈”,這兩者如何在轉型過程中互相配合,要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低碳轉型之路。能耗雙控是從能源效率角度去考慮,今后為了低碳轉型,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可以起到鼓勵經濟發展的作用。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在推進碳達峰碳中和過程中,有一些地方產生了片面理解,采取了限電限產等一刀切措施,影響到企業經營,所以,現在正確認識和把握碳達峰碳中和,防止簡單層層分解,回歸到正確的軌道上來。

       

      中央部署2022中國經濟!權威解讀

      更新時間: 2022-01-05 點擊量:

      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來得比往年早一些。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8日至10日在北京舉行。會議對2022年中國經濟指明方向,并進行系統性部署。2022年中國經濟怎么干?會議釋放什么重要信號?中新網“中國新觀察”欄目采訪了多位權威專家進行解讀。

      1、穩字當頭!連提25次“穩”

      會議要求,明年經濟工作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相比往年的“穩中求進”,這次多了四個字:“穩字當頭”。

      “穩”有多重要?觀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新聞通稿,“穩”字一共提到了25次,中央對“穩”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2022年經濟為什么如此強調一個“穩”字?

      這跟中國經濟面臨的下行壓力有關。根據會議的分析,我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世紀疫情沖擊下,百年變局加速演進,外部環境更趨復雜嚴峻和不確定。

      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宏觀政策研究室主任馮煦明表示,當前我國經濟面臨著一定的下行壓力,部分領域原本隱藏在水面之下的風險可能加速暴露,因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多次強調“穩”,目的也在于進一步強調維護宏觀經濟穩定的重要性,進一步強化我國的這項比較優勢。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指出,“三重壓力”是中央對經濟形勢客觀、理性、精準的判斷。明年世界經濟預期放緩,外部需求將會收縮,內需也比較疲弱,經濟增長基數效應減弱,同時面臨全球通脹、供應鏈受阻等問題。之所以強調穩,也是基于國際國內形勢變化下的選擇。

      2、重點部署七大政策

      對于明年的具體工作,會議從七大政策方面進行了重點部署——

      一是宏觀政策要穩健有效。二是微觀政策要持續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三是結構政策要著力暢通國民經濟循環。四是科技政策要扎實落地。五是改革開放政策要激活發展動力。六是區域政策要增強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七是社會政策要兜住兜牢民生底線。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表示,從之前的三大政策組合到現在的七大政策組合,首先反映了明年的形勢更加復雜,其次是在召開黨的二十大之際,要求更加全面,既要保持平穩健康的經濟環境,也要保持國泰民安的社會環境,還要有風清氣正的政治環境,同時反映了政策應對更加精細。

      七大政策部署中,有不少新措施、新提法、新變化,值得關注。

      ——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升效能

      會議要求,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這一提法并未變化,但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準、可持續。

      馮煦明指出,在當前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情況下,積極財政明年會體現出三個維度的新內涵:一是在“力度”上,一方面實施新的減稅降費政策,繼續保持適度的財政支出強度,對沖私人部門需求下行。二是在“結構”上,優化財政支出結構。具體是三個“加強”:加強對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制造業、風險化解等的支持力度;加強對“兩新一重”建設、技術改造、產能綠化等領域的支持力度,通過財政支出助力供給側固本培元;加強在教育、文化、體育、養老、醫療等公共服務領域擴大供給,提高品質。三是在“節奏”上,適當前移財政支出節奏,尤其是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

      ——因城施策促進房地產業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

      12月6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 “促進房地產業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對比表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良性循環”的表述放在了“健康發展”的前面。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當前房地產市場確實陷入了難以良性循環的矛盾和尷尬,“市場—企業—居民家庭”之間的房地產要素流通不順暢,導致房地產運行效率不高、房地產風險明顯增大。所以只有房地產市場的“市場—企業—居民家庭”之間實現了良性循環,房地產才能真正迎來健康發展的空間。

      馮煦明認為,房地產是國內經濟大循環中的一個重要子循環,而且房地產這個子循環會對經濟大循環中的其他環節產生重大影響。房地產市場的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對宏觀經濟穩定具有系統重要性。當前及未來幾個季度,須審慎管理四五線城市房地產市場,做好穩房價、穩預期工作,避免硬著陸。

      ——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重組全國重點實驗室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要實施科技體制改革三年行動方案,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規劃。重組全國重點實驗室,推進科研院所改革。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深化產、學、研結合。

      中國工程院院士余少華表示,會議的要求對我國科研發展意義重大,在構建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方面,可以發揮國家核心戰略科技力量在國家科技體制改革的牽引和主導作用,創建新型科研機構,探索新的管理體制和科研組織機制,破除不合理的制度約束,賦予創新主體更大自主權和探索權,形成強核心、多基地、網絡化的協同創新和集成創新格局。

      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表示,會議要求更加重視落實,和原來相比更加具體,不僅僅是一般的要求,有具體的行動和規劃保障,這背后肯定有具體的安排。還提到重組全國重點實驗室,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等,通過科技改革,包括基礎研究抓起,來增強我國科技實力。

      3、正確認識和把握5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

      會議還明確,要正確認識和把握5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

      要正確認識和把握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和實踐途徑。要正確認識和把握資本的特性和行為規律。要正確認識和把握初級產品供給保障。要正確認識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風險。要正確認識和把握碳達峰碳中和。

      馮煦明指出,這5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都對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基礎性意義。正確認識和把握這些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既具有長期重要性,也呈現出短期緊迫性。

      徐洪才認為,針對5個問題,市場上有不同的聲音,存在分歧和爭論,所以,會議進行解疑釋惑,指明方向,具有非常強的針對性,既管當前,又管長遠,通過市場發出穩定的信號,從而統一大家的思想和認識,有助于穩定市場預期。

      其中,有一些提法值得關注。

      ——實現共同富裕目標,首先要通過全國人民共同奮斗把“蛋糕”做大做好,然后通過合理的制度安排把“蛋糕”切好分好。

      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此前表示,共同富裕沒有捷徑,不是變戲法,必須靠14億多中國人民艱苦奮斗來實現。要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使收入分配調節既能夠分好蛋糕,又有利于進一步做大蛋糕。

      他表示,國家鼓勵支持企業和企業家在有意愿、有能力的情況下積極參與公益慈善事業,這在客觀上也會起到第三次分配的作用。隨著中國企業不斷發展壯大和更多的人富起來,加上國家激勵政策的完善,中國的公益慈善事業將會迎來一個大發展。

      ——要為資本設置“紅綠燈”,依法加強對資本的有效監管,防止資本野蠻生長。

      陳道富表示,在規范資本無序擴張中,市場出現了一些擔憂,需正本清源。因而提出了設置“紅綠燈”,不是一味禁止,而是疏堵結合,有效監管。

      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專家組成員、清華大學法學院競爭法研究中心主任張晨穎表示,設置“紅綠燈”即在憲法、法律法規的制度框架下,劃清合法與非法的界限,依法監管。首先明確法律規則,通過各種指南、解讀、示范性案例等等明確、細化規則,提高法律規則的透明度,鼓勵資本合規經營,防患于未然;其次,依法監管、公平監管,堅持發展與規范并重;再次,依法裁判,遵守實體、程序規則,對于違法行為依法懲處,一視同仁,做到特殊預防與一般預防相結合,防微杜漸。

      ——創造條件盡早實現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推動煤炭和新能源優化組合。創造條件盡早實現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等等。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表示,新能源是“干凈但不穩定”,煤炭是“穩定但不干凈”,這兩者如何在轉型過程中互相配合,要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低碳轉型之路。能耗雙控是從能源效率角度去考慮,今后為了低碳轉型,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可以起到鼓勵經濟發展的作用。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在推進碳達峰碳中和過程中,有一些地方產生了片面理解,采取了限電限產等一刀切措施,影響到企業經營,所以,現在正確認識和把握碳達峰碳中和,防止簡單層層分解,回歸到正確的軌道上來。